第699章 换乘

    更何况,人落水以后必定要脱掉湿漉漉的罩袍,否则根本游不动。这也更方便巨鹰确定目标。

    像是印证他的话,巨鹰又是两度起落。

    两艘船艇侧翻,就算离得很远,燕三郎亦是眼睁睁看到船上有人落水。

    早晚会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不,或许下一次就轮到他们了。

    千岁眯起眼,盯着天上盘旋的巨鹰:“这对翅膀很强健,烤起来味道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孤悬海中,最近的岛屿都在数里之外。最麻烦的是,他们要是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巨鹰的袭击恐怕不会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吧。

    庄南甲紧促道:“保住船只,尽快将它击落,否则它的同伴转眼就到。”

    巨鹰还在盘旋,但是越飞越低了,这是下一次攻击的前奏。燕三郎忽然开声:“你的幻视之力能对巨鹰使用么?”

    他盯着天上的阴影不放,目光闪烁。千岁对他这表情太了解了:

    这小子又憋着什么坏招呢?

    “能。”庄南甲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,“你是想……”他是聪明人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事到临头,少年的这一份随机应变,实在了得。

    巨鹰开始一个拍翅,开始俯冲!

    “调整计划。”燕三郎头也不回,“接下全看你了,务必天衣无缝!”

    他一下站去船首,扯开面具,脱下黑袍。

    小船在海中摇摆不定,少年挺拔的身躯却稳立如钉,随着波涛载沉载浮。

    在船夫惊讶的注视下,那张英气勃勃的面庞同样曝露在巨鹰的视野当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燕三郎缓缓抽出新入手的宝刀“赤鹄”!

    刀身清亮如一泓秋水,如同江畔赤枫倒映。

    巨鹰果然朝着己方扑来,原本只是天边的小点儿,不过几息功夫,几乎就能占满仰望者的视野!

    愈近,越觉其庞大无朋。

    和它相比,燕三郎实在太过渺小。

    双方相距不过三百丈,然后是二百丈,一百丈……

    一弹指,双方就要短兵相接。此时就能清清楚楚看出,这头巨鹰身披褐羽,唯脖颈有一圈雪白。它甚至不需有多余的动作,厉翅带出的罡风就能把小船掀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它自腹部弹出的铁爪金钩,轻易就能把船体抓个对穿。

    燕三郎突然翻腕,“赤鹄”的刀锋就换了个角度,那一抹耀眼的反光猛然打在巨鹰眼上,竟是精准无比!

    鹰眼体察光线的能力比人眼敏锐百倍,骤遇强光袭击,反而成为最脆弱的器官。

    它下意识移目,抖了抖脖子。

    但它离水太近,这一下连硕大的身躯也被带歪,不再正面对着小船。

    巨鹰身体歪斜,有一侧翅膀入水,而后撞在船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巨响,小船应身而翻。

    它自己也被带得一滞,大半个腹部都沉进水里。

    好在巨鹰双翅着实强劲,凭空卖力忽扇几下翅膀,居然把自己下沉了半截的身体硬生生又拔出水面!

    也亏得它铜皮铁骨,居然没被震伤。普通老鹰从高空俯冲下来撞击水面,至少也是个筋断骨折的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它才刚要起飞,斜刺里杀出一条链子,在它脖颈上飞快缠绕两圈。

    千岁轻轻一扯,就跳上鹰背。

    庄南甲已经落水,还没来得及呛上两口,燕三郎已揪着他的领子一把提起。

    船只侧翻,他就站在船舷上。

    巨鹰入水,就和掉进水塘的鸡没分别,一样是拼命扑腾翅膀。两人被溅了一头一脸的水,可是时机紧迫,谁也不敢闭眼。

    千岁跨坐在鹰背上向少年伸手,清叱一声:“快上来!”

    她的手白嫩细滑,五指纤长,指甲上还涂着鲜红的凤仙花汁,仿佛玉雕。可是燕三郎哪有功夫欣赏?他只顾得一个飞扑,就抓住了千岁的手!

    两个人的重量对阿修罗来说只是毛毛雨,她毫不费力就将两人提上鹰背:“坐稳了!”

    巨鹰折腾一番,好容易才离开水面,重新飞起。

    背上几个小人不请自来,还可能是主人要抓捕的对象,它飞上半空就疯狂翻滚,想将这几人都甩脱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把它们都抖搂下来,它就能一口一个!

    高空翻滚可不是普通人受得住的。千岁坐得稳如山峦,燕三郎却没有高空飞行的经验,手里又提着个累赘,这一下失了重心,分不清上下左右,只得一把抱住千岁腰肢。

    她的腰可真够细的,一只手就能环住。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么个不合时宜的念头。

    千岁哪知他在想什么,自己不动如山,紧接着猛力一拽骨链!

    她的气力何等惊人,骨链卡在巨鹰脖子上骤然收紧,后者吸不上气,哪还顾得飞行?一下从空中翻滚坠落。

    垂直下落三十丈左右,千岁才松开骨链,让巨鹰顺顺气。

    这怪物连嘴都张开了,一边大叫一边扑腾着翅膀,好容易才稳住了平衡。

    它又飞翔数里,又想故伎重施再对付背上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千岁也不介意再帮它长长记性。

    如此两次三番,勒了又放,放了复勒,巨鹰也不知翻过几次白眼,终于接受人家拳头更硬的事实,载着三人翱翔于天,再不敢动别的歪念头。

    庄南甲呼哧带喘,他的灵体虽然了得,可身体确实孱弱。这么驯鹰可比驯服烈马带劲得多,也疯狂得多,被这么颠上几个来回,他都想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燕三郎的脸色同样铁青。他暗中调息运气,才把烦闷欲呕的感觉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才想起自己还箍着千岁细腰,那腰杆好有弹性……

    他赶紧抽回手臂,重新挺直了腰板。

    她笑嘻嘻道:“坐得那么板正,小心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完全是调侃。巨鹰飞得平稳,一振翅就是数十丈距离,风阻也大得惊人。鹰背上的人想坐稳可太不容易了。若无修为在身,这么光板骑鸟,分分钟就被劲风刮下海去。

    千岁悄悄去瞄燕三郎的手。

    方才二人直接有肌肤相触,但他好像没有过敏反应呢。果然是危机关头,顾不上么?

    喜欢大魔王娇养指南请大家收藏:()大魔王娇养指南青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